纸醉金

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,我只觉得他们吵闹。

致保罗

今夜,在大西洋東岸。

我要目睹一場盛大的交媾,

像個卑鄙的色情狂;

窺伺大河的肉軀,被太陽侵污。

 

面對她處子的鮮紅,

我卸下行囊,僅剩雙腿。

婦人正在安睡,她的臉頰的溝壑,

我曾在那裡哭泣,留下過痕跡。

 

靠近遠方的時辰,地平線的針腳。

大河誕下孩子的時辰,

我要離開我的情人,

像一雙嘴唇拋棄一雙嘴唇。

 

我沒有家鄉,沒有母親的甘美乳汁。

我只有乾枯。

沙漠的利齒噬咬我的皮肉,

瞎掉的眼珠,做禿鷹喙中的寶石。

 

荒原的詩人,在紅土上掙扎。

砸碎了少年的迷夢,告別心愛的情人。

縊死一隻不會嚎叫的烏鴉,

縊死一個哀傷的黎明。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 )

© 纸醉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