纸醉金

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,我只觉得他们吵闹。

囚車

歲月焚燒過的橋,

喘息的綠皮火車,

他們身邊,站著嚴肅的人民。

如同這一刻,

沉痛的往昔已離去,

憂鬱的理想沉寂無聲。

 

來慶祝,來歡笑,

或者僵硬的擁抱;

他們麻木的張望。

耳朵盼望自由的禮樂。

成為他們中的一份子,

走上泥濘,走上消失的路。
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纸醉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