纸醉金

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,我只觉得他们吵闹。

年輕的午夜

我們年輕時的夜話,

談喜愛的姑娘,談未來的事業,和兒女的名字

姑娘愛上了別人,

妳黯然神傷,自慰為愛情的守衛;

事業尚未來到門前,

又多愁善感,做了個憂鬱的吟遊詩人。

在某個年輕人的深夜,

那時總是天真浪漫,

他懷念在金陵的河上,四百年前的鼓樓墻上,

斑斑駁駁,淚眼婆娑。

現在他的膽子小得像一隻獾豬,

有醜,還有拒絕與遲鈍。

某個年輕的午夜,

他的守門剛剛睡下,

一切靜悄悄,

他談起愛上的姑娘,

在哽咽中愛上的姑娘。


评论
热度 ( 2 )

© 纸醉金 | Powered by LOFTER